2019年ACOG委员会意见(No.795):女性外阴整形手术(上)

时间:2019-12-25 08:55:02   来源 网络   作者:网络

作者: 潘宏信来源:编者: chenhong

2019年12月,美国妇产科医师学会(ACOG)发布新的委员会意见(第795号),以替代2007年8月发布的第373号委员会意见,对女性外阴整形手术进行规范和指导。

摘要

“女性外阴整形手术”是一个宽泛的术语,包括许多种手术方式,包括阴唇成形术、阴蒂帽缩小术、处女膜成形术、大阴唇增大术、阴道成形术和G点放大术等。在过去十年中,患者对外阴整容手术的兴趣和实施的例数都有所增加。由于已发表的研究中与女性生殖器整形手术相关的命名缺乏标准化,因此对相关发病率和患病率缺乏明确的信息,以及相关手术的风险和收益的数据也是有限的。应告知女性患者,生殖器整形手术的有效性缺乏高质量数据的支持,女性患者也应该被告知相关手术其潜在的并发症,包括疼痛、出血、感染、疤痕、粘连、感觉改变、性交困难和需要再次手术。从事相关手术的妇产科医生应该接受足够的培训,以对有性功能障碍的女性患者,以及患有抑郁症、焦虑症和其他精神疾病的女性患者进行识别。如果有躯体畸形综合症的迹象,应该对个体进行评估。对于怀疑有心理问题的妇女,应在考虑手术前转介心理专科进行评估。实施外阴整形手术的妇产科医生应该告知潜在的患者其手术经验和手术结果。患者应注意通过手术来改变性外观或功能并非医疗指征(不包括有临床适应症的手术方式,如经临床诊断的女性性功能障碍,性交疼痛,体育活动干扰,陈旧性产伤或骑跨伤,反转性女性生殖器切除,阴道脱垂,尿失禁,或性别确认手术),由此会带来巨大的风险,它们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尚未得到证实。



ACOG就女性外阴整形手术的使用和适应症提出以下建议和结论:



1.患者应注意通过手术来改变性外观或功能并非医疗指征(不包括有临床适应症的手术方式,如经临床诊断的女性性功能障碍,性交疼痛,体育活动干扰,陈旧性产伤或骑跨伤,反转性女性生殖器切除,阴道脱垂,尿失禁,或性别确认手术),由此会带来巨大的风险,它们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尚未得到证实。



2. 应告知女性患者,生殖器整形手术的有效性缺乏高质量数据的支持,女性患者也应该被告知相关手术其潜在的并发症,包括疼痛、出血、感染、疤痕、粘连、感觉改变、性交困难和需要再次手术。



3. 从事相关手术的妇产科医生应该接受足够的培训,以对有性功能障碍的女性患者,以及患有抑郁症、焦虑症和其他精神疾病的女性患者进行识别。如果有躯体畸形综合症的迹象,应该对个体进行评估。对于怀疑有心理问题的妇女,应在考虑手术前转介心理专科进行评估。



4. 在回应病人对外生殖器外观的关注时,妇产科医生可以向患者说明女性外生殖器的大小、形状和颜色在不同个体之间有很大的差异。这些变化会随着青春期的成熟、年龄的增长、分娩引起的解剖学变化、以及与更年期或雌激素过少相关的萎缩性变化,或者两者同时发生而出现进一步改变。



5. 实施外阴整形手术的妇产科医生应该告知潜在的患者其手术经验和手术结果。



6. 任何媒体的广告必须准确,不得误导或欺骗。对现有的外科手术方式进行“重塑”(其中许多手术方式与传统的阴道前后缝合手术如果不是完全相同的话,也是相似的)并将其作为新的阴道整形手术进行营销,这是一种误导。



背景



本委员会意见中所指的女性外阴整形手术,其定义为对没有明显结构或功能异常的女性进行以美容为目的的外阴阴道解剖的外科改变。外阴整形手术不包括具有临床适应症的手术(如临床诊断为女性性功能障碍,性交疼痛,运动活动受到干扰、陈旧性产伤或跨骑损伤、女性生殖器切割反转,阴道脱垂,尿失禁或性别确认手术)。本委员会意见旨在说明以下三点:1)外阴整形手术数量增加的潜在原因;2)阴道美容术及其相关结果的简要概述;3)仅为美容、性功能增强或两者兼用而发表意见。本委员会的意见根据新的数据进行了更新,内容包括选择性女性外阴整形手术及其结果,以及患者咨询的指导。关于青少年外阴手术的指导意见,可参阅第686号委员会意见《青少年乳腺和阴唇手术》。



在过去十年中,患者对外阴整形手术的兴趣和相关的案例都在增加。例如2014年至2018年间,美国的阴唇整形率增长了50%以上[2]。2018年7月,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发出警告,反对超出批准的使用范围以外去使用能量设备(最常见的是射频或激光),如阴道整形或阴道修复术,警告中指出相关手术存在潜在的严重不良事件,包括阴道烧伤、产生疤痕、性交过程出现疼痛感,以及循环复发慢性疼痛[3]。FDA尚未批准任何能量型医疗设备用于阴道修复或阴道美容手术,或用于治疗与更年期、尿失禁或性功能相关的阴道症状的治疗。



患者对外阴整形手术越来越感兴趣的潜在原因



剃毛、脱毛膏、电极和激光去除阴毛可以让女性和她们的伴侣更好地观察外阴。在一项针对2400多名18-68岁在美国生活的女性的横断面研究中,有79%的女性在过去的一个月里部分或完全去除她们的阴毛[4]。这个过程可能导致的一个后果就是让更多人注意到外阴的差异和不对称,可能导致其增加了对手术改变外阴外观的渴望。



由于互联网和其他来源媒体的影响,女性会认为自己的外阴在审美上存在问题,因此可能会寻求整形手术[6]。这一点尤其重要,因为互联网可能是她们唯一的信息来源。对促使女性进行外阴整形手术的网络内容进行系统回顾可发现,网站对于外阴外观的正常差异描述成为不自然的或者是病态的,并暗示这种差异超出了青春期前的外阴改变 (如没有可见的小阴唇,缩小的阴道口)从而引起患者心理上的困扰甚至引发性功能障碍。在一项对395名参与者的横断面调查中,年龄较大的女性(45-72岁)比年轻女性(18-44岁)更有可能考虑接受外阴整形手术[7],考虑到社会对逆转正常老龄化影响的重视,这个调查结果就不显得奇怪。在一项前瞻性研究中,33名妇女在伦敦一家妇科诊所寻求阴唇缩小手术,对外观的不满是最常见的报告原因。然而,对于整个研究队列,小阴唇测量的尺寸差异在正常的变异范围内。

同样重要的是外阴整形的营销宣传中声称外阴整形手术能够治疗外观和功能上问题,并提高性满意度。非医疗指征的外阴整形手术越来越受欢迎,这在很大程度上与20世纪90年代直接面向消费者进行营销的成功有关[9,10]。在2013年,英国皇家妇产科学院和美国妇产科医师学会均作出推荐,女性应该得到外阴正常解剖差异的准确信息,女性外阴整形手术的广告不应该对什么情况是正常的,什么情况是需要手术的作出误导性宣传。将正常的解剖变异描述为需要进行医疗干预,会使原本健康的女性面临不必要的手术,并可能导致严重的并发症。此外,在商业背景下做出诊断,使用商业性的设备包装成为一种有效的治疗,这种行为是令人担忧的。



参考文献:

1.Breast and labial surgery in adolescents. Committee Opinion No. 686. American College of Obstetricians and Gynecologists. Obstet Gynecol 2017;129:e17–9. 

2.American Society for Aesthetic Plastic Surgery. Cosmetic (aesthetics) surgery national data bank statistics. Garden Grove (CA): ASAPS; 2018. Available at: https://www.surgery.org/sites/default/files/ASAPS-Stats2018_0.pdf. Retrieved August 26, 2019.

3.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 warns against use of energy-based devices to perform vaginal 'rejuvenation' or vaginal cosmetic procedures: FDA safety communication. Silver Spring (MD): FDA; 2018. Available at: https://www.fda.gov/

MedicalDevices/Safety/AlertsandNotices/ucm615013.htm. Retrieved August 26, 2019.

4.Herbenick D, Schick V, Reece M, Sanders S, Fortenberry JD. Pubic hair removal among women in the United States: prevalence, methods, and characteristics. J Sex Med 2010;7:3322–30.

5.Grossman SL, Annunziato RA. Risky business: is pubic hair removal by women associated with body image and sexual health? Sex Health 2018;15:269–75.

6.Mowat H, McDonald K, Dobson AS, Fisher J, Kirkman M. The contribution of online content to the promotion and normalisation of female genital cosmetic surgery: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BMC Womens Health 2015;15:11–5.

7.Yurteri-Kaplan LA, Antosh DD, Sokol AI, Park AJ, Gutman RE, Kingsberg SA, et al. Interest in cosmetic vulvar surgery and perception of vulvar appearance. Am J Obstet Gynecol 2012;207:428.e1–7.

8.Crouch NS, Deans R, Michala L, Liao LM, Creighton SM.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well women seeking labial reduction surgery: a prospective study. BJOG 2011;118:1507–10.

9.Wilkie G, Bartz D. Vaginal rejuvenation: a review of female genital cosmetic surgery. Obstet Gynecol Surv 2018;73:287–92.

10.Tiefer L. Female genital cosmetic surgery: freakish or inevitable? Analysis from medical marketing, bioethics, and feminist theory. Fem Psychol 2008;18:466–79.

11.Royal College of Obstetricians and Gynaecologists. Ethical opinion paper. Ethical considerations in relation to female genital cosmetic surgery (FGCS). London: RCOG; 2013. Available at: https://www.rcog.org.uk/globalassets/documents/guidelines/ethics-issues-and-resources/rcog-fgcs-ethical-opinion-paper.pdf. Retrieved August 26, 2019.

12.Kitsis EA. The pharmaceutical industry's role in defining illness. Virtual Mentor 2011;13:906–11.

13.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Statement from FDA Commissioner Scott Gottlieb, M.D., on efforts to safeguard women’s health from deceptive health claims and significant risks related to devices marketed for use in medical procedures for “vaginal rejuvenation.” Silver Spring (MD): FDA; 2018. Available at: https://www.fda.gov/news-events/press-announcements/statement-fda-commissioner-scott-gottlieb-md-efforts-safeguard-womens-health-deceptive-health-claims. Retrieved August 26, 2019.



【专家简介】潘宏信,男,副主任医师、医学博士。工作单位深圳大学第三附属医院(深圳罗湖医院)妇产科。学术研究方向:女性生殖道畸形的基础及临床研究工作,医学人工智能应用。社会兼职:深圳市大数据研究院医学人工智能应用团队负责人,《中国微创外科杂志》通讯编委,美国腹腔镜内镜外科医师协会(SLS)国际代表, 广东省基层医药学会妇科分会常务委员,世界内镜医师协会妇科协会理事,中国医师协会妇产科分会手术加速康复学组秘书,中国医师协会青春期医学专业委员会妇科学组秘书,深圳市抗癌协会妇科肿瘤专业委员会委员。作为项目负责人,主持广东省医学科学基金1项、深圳市基础研究项目2项。获深圳市政府资助参加哈佛医学院举办的国际临床研究项目1年。获2017年COGI大会“青年科学家奖”,获2017年SLS(美国腹腔镜内镜外科医师协会)最佳壁报第一名及优秀论文奖,获2016年SLS(美国腹腔镜内镜外科医师协会)年会最佳妇科论文奖及最佳壁报第二名。曾赴美国哈佛大学附属波士顿儿童医院、德国图宾根大学附属妇产医院、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附属医院、奥地利维也纳大学总医院及菲律宾总医院进行学术访问。

翻译:潘宏信

单位:深圳大学第三附属医院 妇产科

免责声明:本网所发布的会议通知,如非特别注明,均来源于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向广大妇产科医生及妇产科从业者传递更多信息、促进学术交流、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请广大妇产科医生认真鉴别。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使用本网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不负任何责任。

上一篇:健身的女人有什么好处...

下一篇:病例报告:子宫内膜的骨化生...